【德扎/主教扎】Take Me to Church/带我去你的教堂【1】

     奇奇怪怪的设定:默默地把时间轴拉到20世纪50、60年代左右,AU。主教还是主教,豆扎是一位小牧师,经常给主教搞♂事♂情

     表示对这些神职不是特别了解,有什么不得劲的地方欢迎指教w

     食用愉快~

===========

       萨尔茨堡的天气舒服得让人昏昏欲睡,空气中弥漫着令人舒心的野花香味。
       沃尔夫冈从柔软的草地上醒来,深深地吸了一口青草清新的味道,抽出枕在脑袋下的手,瞅瞅腕上佩戴的百达翡丽手表所指的时间,猛地意识到布道要迟到了。他赶紧爬起身,也顾不得细心拍去衣服上的尘土和草屑,一个健步跨上自行车,就往教堂的方向冲刺。
       “您好啊,莫扎特先生,要来喝一杯么?”
       路上有熟人热情地冲他打着招呼。
      “谢谢您,但是我现在有急事!晚上再见!” 
       他冲他挥着手,一阵风一般的从他身边飞驰而过。微风掠起了他白色风衣的下摆,他平时总是很爱穿这件白风衣,看起来像个青涩的大学生,但再往下看他那件系满绑带的裤子,就又很像街头那些尝试新潮的年轻人。姐姐总是说她宁愿出钱给他买一条新裤子。于是这般,就让很多人误以为他是个乐师或者歌手,很难料想到他是个正经的牧师。

       当他回到了教堂边上的住处时,女管家早已等在门口,将已经熨烫平整的圣袍和罗马领衬衫塞进他手里,催促着他赶紧换上。
     “布道刚刚开始了,莫扎特先生,幸好科洛雷多主教来了。”
       她像是责怪他的大意随性,不守时间。
       听到科洛雷多的名字,沃尔夫冈厌恶地皱皱眉头,就像是吃到了一口难吃的菜。他拎着衣服快步进了屋中,匆匆忙忙地换上这套层层叠叠极为繁琐的衣服。他不太欢迎科洛雷多主教的到来,因为他一来总要对他做些令他为难的事,然而自己还……他不禁想起他们不太愉快的第一次。他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要求自己立马阻止想这些可怕的事,蹬上擦得干净发亮的皮鞋,快步向教堂赶去。



     

      “所以主教大人,您今天到来有何指教呢?”
      随即,他便换上平日里嚣张,不拘小节的态度同主教说着话。
      “奉列来检查你的工作不是么?”科洛雷多说着,手已抚上沃尔夫冈的腰背。
     老实地说一句你想我了会死么,沃尔夫冈内心吐槽道,这个人和自己调情的时候总是用列行公事的态度说话,听起来别扭极了。

     “不妨换个地方检查工作吧,您和我都要以身作则,以免冒犯上帝。我想女管家已经准备好了下午茶。”  
     沃尔夫冈扫下抚摸在他腰上的那只手,径直向教堂后面的家走去。科洛雷多走在他身后,看着他一步两跳的背影,此刻倒像是一个天真浪漫的孩子,一点也没有作为牧师的沉稳。


   “惟有忍耐到底,必然得救。(马太福音第24章13节)”
       他在门外就已听见主教那浑厚的,如钟般的声音。他不禁想起这个声音的主人曾在自己耳畔低吟过的话语,惊得猛地抱头捂住耳朵,仿佛在抵抗着某种洗脑的魔咒。

       他在门口踌躇徘徊着如何进去面对他,今天就犯了一个不守时的大错,他已经基本脑补好了等布道结束主教会怎么怼自己。他趁主教大人瞥一眼布道稿的工夫,赶忙溜进了教堂,坐到最后排一位老人的旁边。
       “哦!莫扎特先生,您怎么才来!”
       老头突然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还是一个迟到的牧师,不禁嚷嚷道。
       “请您轻一点,Jakob先生。”
       沃尔夫冈做了一个按压的动作,示意老头小声一点,他怕他的大声引起台上人的注意。
       不过,本就没有多少人的教堂里突然多出来一个穿得与众不同的人,主教大人自然不是傻子,一眼就看出来了。他向沃尔夫冈的方向不满地瞥了一眼,使得对方像做了错事的孩子一般低下了头,躲避他的目光。



       等人们陆陆续续地散去,教堂中只剩下莫扎特牧师和科洛雷多主教二人,沃尔夫冈已经做好了被科洛雷多数落一顿的准备,但他还是装出一副无畏的样子,气势上先不能输。
       “我无心指责你,但是作为牧师,你本该知道的,你该以身作则的。”
       科洛雷多板着脸指摘着他今日的错误,不过他也习惯了这位神职人员平日里状况不断。
       “好吧,我诚心向您悔过,日后一定对自己更加严苛。”
       沃尔夫冈难得没同他顶嘴,本就是自己的错误,但他表面上看起来不像是好好认错的态度。
      “口头上的承诺容易反悔,没有实际行动更真诚可靠。” 
       科洛雷多继续纠正,指引着他。
       沃尔夫冈懂得他的言下之意,心不甘不情愿地在主教脸颊上轻轻一吻,蜻蜓点水般应付着。主教大人看来对这个还算主动的吻比较满意,没有找他的茬。



       待女管家将准备好的热茶和点心放置在书桌上,转身离开出了主人的卧室后,科洛雷多便迫切地将沃尔夫冈压制在门板上,热烈地亲吻着他,他已忍耐多时了。他对他日思夜想着,可总是见了面,话到嘴边难以出口。沃尔夫冈也搂住他的腰,回应着这位少言寡语又心高气傲的爱人,他也将全身心投入到这一吻中,配合着他。他的亲吻让人觉得很舒服,沃尔夫冈决定还是暂时不讨厌他好了。
        这一吻持续了很久,两人才喘着气短暂地分开,然后又纠缠上。
       “您对我的反省……还满意么?”
       沃尔夫冈气息紊乱地问他,作为一个牧师,他要以身作则洁身自好,好久都没有感受到像今天这般激烈的吻,而且还是和主教,他总是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疯狂得不可思议。
       “还没完呢。” 
       科洛雷多在他耳边呢喃道,他舔吻上他的脖子,同时手开也始在他身上摸索着,一路向下,摸上对方两腿之间忍耐不住略微突起的地方,隔着袍子丝滑的布料开始揉捏起来。
      “不……”
       沃尔夫冈立马去按住那只给自己带来阵阵快感的手,但传达给科洛雷多的信息是他希望他再用力一些揉捏他,便加大了手劲。
      “疼……啊……”
       突起的那块地方被卡在贴身的西装裤中,让他觉得倍感难受。他试图推开身上的人,他们本不该由此堕落下去,不是么。



       “咚咚!”
       沃尔夫冈身后的依靠着的门板突然被敲响。
       “莫扎特先生!您的客人已在客厅的沙发等着您了!”
       女管家隔着门高声喊道。
       “放开我,科洛雷多!”
       沃尔夫冈向科洛雷多发出命令,还敢直呼着他的名字。 
       是时候要好好调教下,教他怎么说话了,科洛雷多心中暗想着。
       他偏不如他所愿,不肯放手,反而加快了速度,直到对方绞紧了眉头,压抑地低吟了一声,在他手中交代了才放开他。
       “你先去招待客人吧,之后我们有的是时间可以继续。”
        科洛雷多占了上风,勾起唇角笑着,看着对方羞红着脸,一副要咬人的样子。
       “莫扎特先生,不要让客人久等啦!”
        女管家再次催促道。
        他也顾不上腿间的黏腻感,随手理理头发,脸颊微红地出了房门。隔着厚厚的袍子应该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吧。他关门前还不忘冲科洛雷多送上恶狠狠的瞪,又向他竖了一记中指。
       对方泰然自若地点点头,像是等着他的身体力行。沃尔夫冈不知道的是他总会犯着让自己“吃亏”的错误。 

-TBC-

评论(6)
热度(40)

© 悄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