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kirk/飞行员组】Keep Calm And Carry On(保持冷静,继续前行)

       是糖,真的是糖……

       昨天刚刚二刷完,仔细看了看第一遍没太注意的细节,以及有点迷上飞行员组佩戴的表了……这几天还想看第三遍。

       有关于标题上的那句话是二战时期英国皇家政府制作的海报上的话,用来鼓舞民众士气。我觉得飞行组吸引我的地方正是他们的冷静之处吧,无论是柯林斯当机立断选择在海上迫降而不是直接跳伞,以及法瑞尔最后飘到敌人的地盘被抓获时也是那种面不改色。啊,真是超级喜欢他们啊!

       好了,不废话了,上文!我的垃圾文笔表达不出对他们万分之一的爱!(暴风哭泣)


=================


      柯林斯在回家乡的火车上忍不住掏出藏在怀里的照片,那是他们福蒂斯小队在出发之前拍的一张合照,三个男人坐在一架喷火I型战斗机的机翼前。风有些大,让法瑞尔微微皱起眉头眯起眼睛。这张照片对柯林斯来说就犹如珍宝一样,他小心地抚摸着照片上的人,前几个小时前他们还一起驾驶着飞机一同作战。


    “你们这群该死的空军上哪里去了?”

       柯林斯记得上火车前有个士兵悲愤交加地问他。柯林斯当然也有自己想反驳的话,想告诉陆地上的士兵们他们也在为这次撤退的护航出力,但是他也知道在空旷的滩头上漫长的等待,让这群士兵饥肠辘辘、精疲力竭,德国飞机在他们头上盘旋扫射,“斯图卡”俯冲轰炸机的尖啸、梅塞施米特Me109战斗机黑压压的身影折磨着他们的神经。在海面上、海滩上的每一秒钟都让人提心吊胆,每一个人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家,别无他求。柯林斯可以任由他们发一两句牢骚,但他想一定不能让法瑞尔和他们的机长白白葬送生命。

       他们在敦刻尔克战场上的空中斗争很吃力,虽然说喷火式战斗机是德国Bf-109战机的夙敌,它的航程、火力,特别是机动性上十分出色,但是德军飞机坐拥主场之利,因而他们都深受航程限制,一旦他们返航补充燃油和弹药,空中掩护便留下巨大缺口,德军前方观察员可以见缝插针,呼叫空军发动袭击。所以在油表被打坏之时,柯林斯不肯返航,也不愿意撇下法瑞尔只身一人战斗,他当时希望着能多坚持一会儿。

     “船上的人们知道你们的付出。”

      道森先生临走前拍了拍柯林斯的肩膀说道。

      柯林斯想着法瑞尔一定能看见在他近距离击落那架Bf-109后,海滩上的人们爆发出了一阵热烈欢呼声,纷纷向他挥手致意。


       经过那漫长又神经紧绷的战斗之后,柯林斯觉得自己有些疲倦了,他将相片又小心地揣进怀中,挨着列车的窗户很快便沉沉地睡着了。

      他在梦中能听见法瑞尔的声音从对讲机中传来,带着粗重的呼吸声。

     “40加仑……”

       他报着油箱当中剩余的油量。

     “Collins……”

      他好像在对讲机中喊自己的名字,不是福蒂斯二号。

     “Farrier!”

       柯林斯大喊着回应,瞬间就一个激灵从位子上惊醒了过来。可是他却也只看到对面素不相识的士兵抬起眼好奇地打量着他。

     “现在我们到哪里了呢?”

      柯林斯问着对面的士兵。

     “沃金站……”

      他正看着手中的报纸,上面发布着丘吉尔首相刚刚发布的讲话。


      回到英国之后,柯林斯还要回空军部队报道,他在换下混合着汗水和海水咸味的衣服时,他才注意到他手腕上的那块ΩCK2129腕表因为浸了水而运转不动了,他小心地把它擦了擦,揣进自己制服内层的口袋里,和那块照片一起。

      不出几天,他就去参加了他们机长的葬礼,没有遗体,只有一点他生前的一点遗物。

      法瑞尔那边仍旧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一个月之后,他收到了关于法瑞尔的一点遗物,他穿的衣服被送了回来,被柯林斯收下了,他只是看着这堆衣物心里五味杂陈的,喉咙像被干硬的面包哽住了。他捏紧了那件缝着法瑞尔名字的飞行员夹克。

      隔天下午的时间,他去了公墓那边,将一束马蹄莲放在刻有Farrier名字的墓碑上。

    “我会带着你的份,机长的份,还有牺牲的伙伴们的份一起战斗。”

      柯林斯下定决心了,无论如何他都会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几个小时之后,不列颠空战开始打响了,德国空军主要向英吉利海峡的护航船队发起攻击、袭击南部港口,企图诱歼大量英国战斗机,为实施“海狮”登陆行动作准备。柯林斯自然也加入到这场大规模的空战之中,准备好了血洒长空。

      柯林斯顾不上什么,当他听见了作战的警报响起,就飞奔向了自己的战斗机。

      

  空战逐渐发展到城市之中,德军肆意地向伦敦市区投放着炸弹,发泄着他们的怨气,破坏着一切,随后他们便将空军主力转而放到苏联战场。血拼了将近1年的空中战斗终于取得了胜利,这份胜利来之不易。




    “在人类战争历史上,从来没有这么多人从这么少的人那里得到这么多!”

       在一辆返回英国的火车上,有一位士兵读着报纸上丘吉尔演讲的新闻,人们发出了一阵欢呼声。这车上大多数的人是从德国那边交换回来的战俘,他们是幸运的,他们等待着回归欲眼望穿的故乡。

       靠窗坐着的黑发的男人神色凝重地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树木,他偶尔看看天空,想着自己也曾经和某个人在他们的空中战场上并肩作战过。

       他看了看他手腕上那块欧米茄表的时间。


      


       人们都在为战争的胜利而欢呼,和平与自由是如此得珍贵与来之不易。

       柯林斯觉得自己一直是一个幸运的人,在敦刻尔克大撤退中存活了下来,又经历了不列颠空战的考验,他觉得这简直是一个奇迹了。他战勋累累,眼神越发坚毅,他已经30岁出头了,他将他大部分的宝贵、精力充沛的日子贡献给了战斗和天空。

       柯林斯有个想法,他想去敦刻尔克那片海滩上走走。虽然回忆起来那件事还是沉痛着的,可是他还是想尝试着能从那片海滩中找寻出什么,不过他不指望能从那边能找到法瑞尔飞机的残骸。



       柯林斯发现今天来这片海滩上追忆的人不止是他一个。他看见一个背影很熟悉的人坐在海边默默抽着烟,海水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上岸,打湿了男人的鞋和裤管。

      他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个背影会有些热泪盈眶,手中的花都拿不稳了,掉落在沙滩上。他以他所能及的最快的速度向那个身影冲了上去,几近那时候逃生奔跑的速度。


     “法瑞尔……是你吗?福蒂斯二号呼叫福蒂斯一号……”

       柯林斯感觉自己激动到话都说不好了。

       男人抬起手抓抓头发,柯林斯看见了他手上那佩戴着的腕表,是他们部队统一发的型号ΩCK2129。

       男人转过头看看他身后同他讲话的人,那金色的头发在太阳下还是那么耀眼,那双蓝眼睛还是那么透彻如宁静的海。


     “柯林斯?”

       他小心翼翼地问着眼前的人,他怀疑着他是不是看错了,盯着他不放,他可是听说他在不列颠空战中牺牲了。

       柯林斯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想确认他是不是在和一个灵魂对话。


      “哦,天啊!”

       法瑞尔也感受到柯林斯真真切切的触感便一把将他拉近怀里,紧紧地拥抱着。柯林斯也拼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去拥抱法瑞尔。这份重逢的激动真是难以言喻,现在唯独要感谢的就是他们还活着。


 

       活下来真是太好了!今天很好!往后的每一天都很好!


-END-

评论(8)
热度(48)

© 悄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