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lie/德猹】Chandelier(1)

又重新修改了一遍

可以配合BGM一起食用:Chandelier——Charlie Puth

时间轴:选择了“咆哮的二十年代”,也参照了一些《了不起的盖茨比》。

前几天在ins上看到Charlie梳着分头,打着黑色的小领结,穿着白衬衫配背带的照片就很想写点什什么复古的故事了。

一堆瞎几把乱设定:从前线撤回的士兵Shawn和钢琴师Charlie

有什么不得当的地方欢迎评论里指正吧

食用愉快w

=================

       *

       这是Shawn Mendes从他的老家多伦多搬来美国纽约曼哈顿的第一个月。

        因为有些向往战友在信中所提及的繁华富裕的都市生活,以及他提及在那边正经手一笔还不错的生意,希望Shawn可以去那边帮助他经营。虽然在多伦多老家的生活也很不错,自在惬意,但Shawn也喜欢找寻一些新的机遇,想体验一下战友信中所说的美国生活,便写回信答应了他,准备先去那边看看。

       在此之前,大约也是近前两年的事了,他还在陆军部队中服役。不过他刚被派往欧洲主战场时敌军已经被逼到没有战斗力连连撤退了,他在那边也没有呆上多久后战争就结束了,他便又安全地回到了家中。由于赶上了一战的尾巴,所以Shawn的军旅生涯几乎跟战争无关,军训之外无非就是跳舞,或者和战友们去小酒馆中泡妞。

       他的哥们儿倒是总是替他挡住那些对他虎视眈眈的女人们,他们对他就像对待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他们告诉他说女人无非就分两种类型:类型一,在你追求她们的时候她们会让你吃尽苦头,但是你一旦得手就苦尽甘来;类型二,在你追求她们的时候她们就已让你吃尽苦头,但是你只要一旦得手……好吧,之后她们还是照样让你吃尽苦头。

        Shawn大多数时间在吧台边坐着,抿着酒看着战友们和热辣的姑娘们共舞,那时候他才刚刚成年没有几个月。

       Shawn可以说是他们这一部队里唱歌最好的小伙子了,不仅如此,他还会写些歌,会弹吉他。如果不是战争,他也一定能成为一个出色的歌手,或者他也很想当演奏家。

       Shawn退伍回家之后,便一直帮助他父亲在他们家周边继续做一些小生意,日子过得很顺利。他们家本来就经营着一些小买卖,因此Shawn的家境相比周围的另据而言稍微好一些。

       纽约的确是令人觉得眩目的繁华大都市,Shawn初来美国的新鲜劲儿都放在到处参观游玩上,富尔顿街的商品琳琅满目,热闹非凡,第七大道车来车往。他也在这块新土地上结交了一些朋友,来往于一些大大小小的宴会中,也认识了一些所谓的名媛望族。

         这里是“世界最好的地方”,这个都市巨大又缤纷,热闹又耀眼,纵情自在的生活藏匿于那一扇扇等待被推开的金色大门之后。对一切都还很新奇的Shawn自然也稍许沉迷于这般纸醉金迷的生活中,没有人不期待进入文明,上流社会。

       Shawn暂住在一家狭小但是比较干净和惬意的旅馆客房中,里面的家具也比较齐全。住房的钱还是他那做药品生意的战友出的,让他稍微有些过意不去。他本来可以居住在他家中的,只是他刚来这里的时候对方也刚刚新婚,也有所不方便,便接受了他的好意暂住于此。

       于是Shawn在睡到自然醒之后便开始下床,从容不迫地开始洗漱,整理自己的仪容。每日的晨报已从门上的那个收信件的小口处投递进来,他很喜欢阅读上面连载的长篇故事,也会玩上面的填字游戏。他弯下腰将报纸拾起,粗略地翻了翻阅读了一下上面的新闻之后便丢在了床边的小桌子上。

       随后他又来到衣柜前,这应该是这间屋子里最好的家具了,上面带有着一面试衣镜。他对着穿衣镜梳理了一下他那微卷的头发,换上一身浅灰色的正装。

        这是他在这边买的第一套衣服,紧跟着这边的时尚潮流。现在他也才20岁出头,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相比参军那时候懵懵懂懂的样子更成熟了一些。他最惹人注目的还是时常脸上会带着那阳光一般的笑容,而且他身材又极佳,总会被别人认成是某一个好莱坞的男演员,因此无论走在哪里都能引起姑娘们的侧目。他身边也来来往往着各式各样的女性,大多是最近在酒会上结识的,可是他又很难把握住她们,姑娘们喜欢他的外表是一回事,最后还是又嫌弃他的年龄太过于年轻是另外一回事。

       Shawn正准备着下午去大都会酒店与他战友的一位投资商见面,谈谈生意上的事情。最近美国上下都在搞“禁酒令”,市场上没有合法的酒类出售了,于是秘密酒馆取代了合法酒馆,酒的走私活动也获益甚丰,人们便从中看到了些许商机。Shawn的那位战友便是其中一个,铤而走险做着私酒的生意。

        但是,Shawn并不打算做这些生意,他总觉得这其中的风险太大。他最大的愿望还是和以前一样,想当一名钢琴师,或者一个歌手之类的,把他的才华用在音乐上。他可以在轮船上的宴会厅中演奏,也可以登上百老汇的舞台,或者去歌剧厅等等。这是他从小到大梦寐以求的,只是战争突然从中间插了一杠子,把所有人的计划都打乱了,没有一个人的人生会按照一开始安排好的行程走的,无论什么时候状况都会无时无刻发生,也没想到也许之后的路并不是越走越敞亮,说不定还会越来越糟糕。

       他在想一些办法婉言拒绝战友的好意的话,他不想让对方太过难堪,毕竟对方也正照顾者自己的起居。他有一次试着说了自己的想法,可是战友说活着的每时每刻也都是有风险的,想想他们在战场上的日子,虽然很少参与前线的打仗,但是有一次Shawn的确差点丧命过,想到这件事他还是感觉到一丝害怕,当自己距离死神如此之近。

       Shawn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他手上的枪茧还未褪去。他想了想自己好像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弹琴了,甚至连钢琴的边都没有摸过了。从上战场到现在那么长时间过去了也不知道现在自己还记不记得谱子,他有些跃跃欲试,便端起手臂在空气中假装弹奏,随便哼了一小段小约翰.施特劳斯的《春之圆舞曲》,在房间中轻盈地旋转起来。他想是时候应该在屋中添置一台唱片机了,在闲暇的时候可以去选购一番。

   

    *

       下午,Shawn在和战友介绍那位先生见面之后,又被邀请去参加今天晚上的舞会。Shawn并没有什么经营概念,他在餐桌上大多也是听战友和那个投资商先生聊得火热,自己只是有时候会点点头,安静地吃着他的食物。

       Shawn有点想拒绝晚上的舞会,他最近玩得有些累了,他也渐渐觉得晚会的布置手法都是如出一辙。他本来的计划是过会见面结束之后去逛个街,搜寻一台价格适中但看起来还好的二手的唱片机,然后再选购几张唱片,最近流行的爵士乐,或者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拉赫玛尼诺的黑胶唱片。然后窝在被子中好好看最近落下的报纸上的连载小说。

     “我想我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兄弟,我们可以下一次。”所以Shawn还是鼓起勇气向朋友说出了他的谢绝之意。

     “别这样嘛,Shawn!你一定不能错过今晚,你不知道今晚会有多精彩!一定会有你想见到的好莱坞女星,来吧!不要拒绝享乐,不要拒绝欢愉的时光!”对方没有放弃,一再试着邀请他。

      Shawn笑着摇了摇头,坚持着自己。

     “也许我想的也不一定会出现。”

     “万一呢?别对一切没有信心。就当是给我一个面子好吗?你前两次就已经拒绝我了。你来这里,享乐才是第一目的,你应该学会懂得玩乐,我们应该多活动活动!来吧!朋友!”

       最后Shawn还是抵不过朋友的游说,答应了晚上的出席,他也可以早一些离场休息。只是他稍微有些烦恼晚上要穿什么样的衣服比较好,他身边像样的套装也就身上这一套,他思索了一番,感觉这身还不是很适合出席今晚的舞会。如果要添置一台二手的唱片机和一些唱片的话,那么就要在衣服上省下钱,他也没有财力再添购一身剪裁样式时髦的套装。他想了想,最后还是问那位朋友借了一套看起来还不错的衣服。

       时间不早了,也是准备离开的时候了。就在Shawn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之时,他便看见一位穿着白色西装,竖着整齐的油头的年轻人迎面走来,又与他擦肩而过,让Shawn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然后目光随着他的身影前往至不远处的钢琴前。

       Shawn只是在看到那个年轻人的一瞬间就觉得这个人好像很与众不同,那人犹如一束透亮的光一样,在人群中散发着亮光。他能闻到他从他身边经过时候他身上的奶油味,他猜出来他大致是用的哪一款发油,他也很喜欢这种味道。

       对方可能是感觉到有个人一直在注视着自己,便稍稍回过头来朝他的方向望了望,微微咧开嘴笑了笑表示友好,然后便撩起衣服的下摆坐在钢琴凳上,掀开钢琴盖准备弹奏。

       大都会酒店的采光也十分好,正巧今天也是个晴朗的好天气,阳光从两侧窗户中透过来,汇集,洒在那个年轻人的身上,他就像撒了一层金粉,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他的发色在阳光下也看起来很浅,在Shawn的眼中他看起来好像头上是有一个光圈似的,像是加冕的皇冠。

      “嘿嘿嘿!我们该走了,不是要去拿衣服吗。”

        朋友走了一大半才发现Shawn没有跟上来,便又大步退了回去,冲愣在原地的Shawn的面前打了几个响指,试图让Shawn收回目光。

      “好吧,我们走吧。”

       Shawn匆匆忙忙将目光收了回来,跟随在朋友身后离开。他听见那个白西装的年轻人开始弹奏了,是一首欢快的曲子,令人心情愉悦,很适合这样闲适的午后。这是Shawn从来没有听过的曲调,可能是那个人自己创作的。

       在走到大厅的门口时候,Shawn还是忍不住回过头再次看了看那个弹奏的年轻人,很显然他是有些舍不得走的。

     “等等,我们为什不听完这一曲再走呢?”

      Shawn拉住了走在前面的朋友,提出了他的请求。

      他看得出来那个年轻人弹得很兴奋,很享受这种气氛,他一边弹奏着钢琴也一边随着旋律轻轻摆动着身体。Shawn就看着他弹奏的背影忍不住微笑起来,他就是很向往成为像这个年轻人一样的人,他的眼神中也透露着羡慕。

      “他弹得很棒,不是吗?”他忍不住向朋友夸赞道。

       一曲结束后,年轻男子从钢琴凳上站起身来,冲热情鼓掌的人们挥了挥手。当他注意到门口站着的两个在为他鼓掌的两个人之后,又特意冲他们挥了挥手。 

       Shawn也忍不住冲他挥了挥手,只不过就看到对方眼中的笑意就更明显了。那个人笑起来真好看。

       离开这里之前,他从门口的迎宾那里得知了这位年轻的钢琴师叫Charlie Puth,每周有几天的下午或者晚上会来这里演奏。Shawn默默记下了他的名字和出场时间,准备着哪天一个人前来,坐在他旁边的餐桌,好好聆听他的琴声。


       *

       在大都会酒店餐厅演奏的工作是Charlie Puth经一个熟人介绍来的,这里的薪资待遇比他之前去过地方要好一些,除此之外,他也总是出席各种酒会和舞会和临时召集来的乐队一起演奏,他渐渐开始有些小有名气起来。

       Charlie在走进大都会酒店的餐厅时,便发觉有一道热烈的目光正追随着自己一直到他走到钢琴前,这来自于一个看起来比他还年轻一些的男人,Charlie也没想过自己哪一天就会引起哪一个男人的兴趣。他忍不住回头看看那个人,正巧就遇上那个人含着笑意的目光,他看起来很像一个熟稔的老友,于是Charlie也忍不住跟着微笑起来,向他表示着友好。

       Charlie喜欢即兴弹奏一些他脑内刚刚想好的几个音符或是一段曲子,他在心情好的时候也会唱上几句。

       一曲结束之后,他发现那个刚刚一直注视着他的人正站在门口为他鼓掌,他又忍不住,挥手向他表示谢意。

       在音乐学院毕业之后,Charlie就一直在乐队中工作,待遇还算过得去,只是没有什么出头的机会,再加上后来的战争和动荡乐队也不得不解散了,他也只好东奔西走地做着一些零散的工作。在此期间,他也写了一两首首热门的金曲,开始小有些名气,也时常接到邀请去公众场所演奏,或是担任舞会上的主乐师。

       从大都会那边下班之后,Charlie就前往去晚上要出席的舞会。今晚据说是能见到凯瑟琳.赫本或者是玛丽琳.迪特里希那样的美人,他很喜欢她们的电影。也不知道能不能遇上葛丽泰·嘉宝那样的女孩子。

       走进舞会的主办者Johnson先生家门前的草地时,Charlie就一看见各种颜色的福特汽车停在那件大宅邸的门口,身着各种式样衣裙的女人们笑语盈盈地从他身边走过,她们各种的香味也在空气中弥散着。

       Charlie开宅邸的门,进入大厅的时候便看见了一个较为熟悉的身影,这是刚刚和他在大都会有着一面之缘的人,他在跟一个穿着明黄色长裙的年轻女孩子交谈甚欢。他纠结着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什么的。

     “……那是我之后上战场的时候才听说的。只是没有多久,你知道的,战争就结束了……”

     “Hi,Lily,这位小帅哥是谁?”

       这时候又有一些年轻漂亮的女孩走到了Shawn的身边,她们好像和那个黄色裙子的姑娘认识。

     “我也才刚刚认识……”

     “他对于你来说太年轻啦!”

       女孩子们围着Shawn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让Shawn都有些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他本来是想泡妞的,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被这一群能说会道的女孩们搞得脸红起来,很明显,他势单力薄,不是她们的对说。她们问他的问题他也有些答不上来。Shawn开始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女孩子们发现她们的“小猎物”开始慌乱起来就更加兴奋了。

       “Hey,兄弟,你怎么也在这里?”

       Charlie走到Shawn身边试图和他搭话,帮他解围。姑娘们便又将目光转移到Charlie身上,围绕住他。

    “姑娘们,不如我来给你们表演个魔术吧。我闭上眼睛,然后数到二,你们就消失,怎么样?”

       女孩子们听罢后便扫兴地纷纷散去之后,Shawn这才得以清静的机会。

      “好吧,这大概就是我不怎么愿意来舞会的原因。”Shawn尝试着讲一个烂到透顶的笑话,Charlie配合着笑了两声。

      “我们不喝两杯吗?”Charlie邀请着Shawn。

      “为什么不呢?”Shawn一边笑着答应了Charlie一边同他去找些喝的。

      “为今夜干杯——”他们高举起手中的杯子轻轻碰了碰。

       舞会上,Charlie弹了一些时下热门的曲子,活跃着气氛。世上的一切仿佛轻飘飘的,在女人们转动的裙摆之中流逝。她们的裙子上点缀镶嵌着施华洛世奇的珍珠和水晶,在水晶灯下折射出透彻、梦幻的光泽,流光溢彩。Shawn就倚在墙边看着他演奏,他觉得眼前的Charlie仿佛在一个巨大的舞台中间旋转。

       当人群们跳累了,休息的时候,Charlie就开始边弹边唱。

      “I can't give you anything but love,baby/除了爱我什么都不能给你,宝贝

        That's the only thing I've plenty of,baby/爱是我唯一拥有的东西,宝贝

        Dream awhile scheme awhile/幻想一会儿,算计一会儿

        We're sure to find happiness and I guess/我想你一定能得到幸福

        All those things you've always pined for/得到你一直渴望的一切“

       Shawn对唱歌依旧保持着兴趣,他就忍不住走到Charlie边上看着他的谱子和他一起唱。

     “Gee,I'd like to see you looking swell,baby/天啊,我喜欢看你长胖,宝贝

        Diamond bracelets Woolworth doesen't sell, baby/带着伍尔沃斯都没有售卖的钻石手镯

        Till that lucky day/幸运之日终于降临

        You know darned well,baby/你终于知道,宝贝

        I can't give you anything but love/除了爱我什么都不能给你”

       "Anything but love/除了爱"

        他们两个都很满意最后的和声部分,便相视一笑,Charlie有些意外Shawn唱歌也出奇地好听。

     “我之前也学过一些。不过进入部队之后我就没有碰过钢琴了。”Shawn向Charlie解释道。

        Shawn又给Charlie看了看他虎口处的伤疤,证实着他在战场上的经历。

      “嗯,这是英雄的勋章。”Charlie忍不住伸手捏了捏Shawn手上的伤疤,虽然他没有去往过战场,但他也有所体会。他看见他的手背上还有一个燕子的纹身,也人不住新奇地戳了一下。

        Shawn对Charlie突然的触碰有些慌张,他本来还以为他是要和他握手来着。

       “我……我是Shawn Mendes,来自加拿大多伦多。”

        然后Shawn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Charlie听了他突如其来的自我介绍有些懵,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回应了他。

       “Charlie Puth,来自新泽西州。”

         ——TBC——

评论(7)
热度(51)

© 悄吟 | Powered by LOFTER